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聚焦 > 拓福漆藝復興:定位與構想

拓福漆藝復興:定位與構想

更新時間:2017-10-19
       2017年1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“意見”)。顯然,在國家層面上,“中華傳統文化”的傳承已被作為一種“發展工程”來定位與實施。在新形勢下,《意見》提出了三個“迫切”,即“迫切需要深化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重要性的認識,進一步增強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;迫切需要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價值內涵,進一步激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生機與活力;迫切需要加強政策支持,著力構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體系。”基于《意見》的三個“迫切”,拓福漆藝復興構想已然出場。

第二屆亞洲漆藝展典藏作品
第一,拓福:做文藝復興的啟蒙者
       日本民藝理論家柳宗悅先生曰:“器物之美出現了問題,是因為社會出現了問題。”當代中國漆藝的衰微,從根本上說,是社會大工業生產出了問題。
       漆藝傳統丟失已經成為當代漆藝發展的核心問題。我們多年來的漆藝發展在造型上、裝飾上也很少能學到古人最好的東西,也沒有創造出與時代合拍的漆器。當我們凝視古代大漆作品的時候,那里蘊含著萬劫不毀的大美,似乎能夠看到貫穿于未來漆工藝發展的法則——回歸實用的手工藝。然而,當代中國漆藝的發展現狀不禁使我們有些“寒酸”的感覺,能稱得上是正宗的漆工藝,抑或拿得出手的漆藝是很少見的。面對資本市場,中國漆藝的商業動機性裝飾是橫行于市的。市場上琳瑯滿目的漆器幾乎都帶有工藝裝飾的意味,其裝飾的基本動機不是為了工藝的實用,而是增加資本的份額而已。漆藝市場的直接動機就是為商業資本市場服務,也沒有考慮國內民眾的生活需要。如此的漆藝髹飾也就失去了工藝的本質,失去了漆工藝裝飾之目的。
       拓福集團正在孕育把漆藝作為文藝復興的先行者與啟蒙者。目前,已經成立拓福漆藝研究院,聘請國內外漆藝文化研究專家介入漆藝文化復興之中,首批專家已經到崗到位,并積極開展“亞洲漆藝文化研究”。拓福漆藝研究院下設漆文化史論專業、漆材料工藝專業、漆產品(家具、茶具、餐具、文具等)研發專業、漆畫專業、漆品牌營銷專業、漆空間體驗專業,并相應設置六個專業委員會,即漆藝文教委員會、漆藝材料工藝委員會、漆藝產品委員會、漆畫委員會、漆品牌營銷委員會、漆空間委員會。
       漆藝的再造中國化與世界化,是拓福漆藝復興的重要命題。只有再造中國化的漆藝,才能與世界漆藝對話;也只有在再造中實現漆藝的宏大轉身與美學建構。我們期待,在現代生活美學的呼喚聲里,民族文化藝術復興的時代即將到來。
第二,拓福:做工藝美術運動的發起者
      19世紀末20世紀初,在英國發生的一場手工業復興的“工藝美術運動”。約翰·拉斯金(John Ruskin,1819~1900年)等一大批英國工藝美術運動先驅的出現,是他們對當時英國資本主義社會里工藝設計衰變反思所誕生的。以后的“新藝術運動”“裝飾主義運動”“包豪斯運動”“現代主義”“國際主義”“后現代主義”等設計思潮無不證明,當一個時代的工藝設計走向極端的時刻,個人主義就誕生了。由此看來,當代漆藝的“美術化”傾向,尤其是“個人漆藝”的多量,也只能說明一點:當代漆藝正在走向衰變。
       拓福認為,當代藝術家應該關心手工藝,漆藝應該應為大眾服務,為人民的生活服務。漆藝復興,理論先行。英國文藝理論家和社會批評家約翰·拉斯金的《建筑的七盞明燈》《藝術的政治經濟》《威尼斯的石頭》等著作里的工藝理論直接成為“工藝美術運動”的理論基石。因此,拓福集團正在計劃出版“拓福漆說”系列叢書,包括《海上漆之路》(2017年11月出版)、《大漆王朝:漢代漆藝文化研究》(2018年1月出版)《中國古代漆藝史料輯注》(2018年12月出版),另外還將陸續出版《漆,一個嫁給生活的新娘》《漆,一滴淚水的故事》《漆,一個美學的樣本》《漆,一位忠誠的使者》《漆,一種手藝的形狀》《漆,文學的敘述與記憶》《漆,大唐人的詩行》等通俗漆文化讀本。
第三,拓福:做文化產業的示范者   
      
拓福相信:漆文化產業復興能成為中國文化產業的“實驗地”或“示范者”。那么,如何使漆藝成為文化產業的示范者,拓福正在計劃建設“漆藝小鎮”。福建拓福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投資的亞洲第一個“漆藝文創園”, 2014年開工建設,建筑面積11萬平方米,將于2018年年底開業,開業后將匯聚亞洲各國漆藝術家,漆工藝家、漆設計師、漆文化學者等相關人員,研發、展覽、銷售漆家具、漆茶具、漆餐具、漆文具等,將成為中國漆文化產業發展的分水嶺,并將推動福州市成為“亞洲漆藝中心”。
       為此,我們提出“漆藝生態”的概念,正是基于當代生態的立場,即基于社會的生產、消費與文化的整體立場。因為,漆藝的生產,目的是為了民眾消費;消費漆藝,實際上也是在消費文化。所以說,漆藝生產、漆藝消費與漆藝文化是我們當代漆藝界所關注的核心命題,它們是一組聯動的整體生態鏈。拓福將在漆藝產品研發上分三階段實施,第一階段,實用性漆器開發。漆器的實用、適用于使用是產品開發的本質要求,即以功能性需求的漆家具、漆餐具等生活用品等進行產品研發;第二階段,欣賞性漆藝開發。欣賞性漆藝是指漆產品地美學屬性傳承面的產品研發,即以休閑、雅玩需求的漆茶具、漆文具進行產品研發;第三階段,體驗性漆空間開發。體驗性漆空間是一種以生活空間或旅游空間開發的生態空間,即以體驗式漆空間為主題進行產品組合研發。
       不可否認,對于主張民藝思想的學者,是反對“漆藝生產”這一提法的,因為“漆藝”一旦與“生產”關聯,很有可能流失了漆藝的手工身份。手工業與機械大生產也是現代工業革命以來,設計界一直爭論的焦點。“手工藝”面對現代工藝如何言說,如何轉譯,如何生存?這實際上是漆藝的價值問題。我們所關注的“漆藝生產”,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“手工生產”,它必須參與到當代設計領域抑或現代大生產領域中。因為,當代的我們是無法回避大工業生產時代發展的這一大背景事實:早期的手工業漆器時代,已經度過工業化時代的漆器生產,進入到今天的信息時代的漆藝生產。因此,無論是漆藝的物質形態、生產方式,還是產品形態都發生了重大變革。譬如,在物質形態上,早期的漆器手工業作為造物活動,已經發展到今天的漆器與漆畫、漆立體等非物質形態的并存的設計時代;在生產方式上,早期的手工造物,已經發展到今天的機械生產與智能加工共存的設計階段。因此,漆藝生產的傳統回歸,不是簡單地歸回到原始的生產方式、原始的產品形態與物質形態上;漆藝生產的“民藝思潮”導向,也不是讓漆藝生產回到民間、回到手工作坊。今天的漆空間已經發生根本變化。實際上,我們用“漆藝生產”的概念,并非拒絕“手工業”思想,而是強調傳統漆藝要適應現代社會的發展的需要。譬如,漆藝生產首先要解決漆樹資源的問題,大量種植漆樹本身就是當代環境保護的一項舉措;使用生物漆,減少化學能源的消耗,本身就是當代生態設計的立場;我們大量使用漆藝產品,營造漆空間,減少現代化學材料裝飾對生命的屠殺,本身就是找到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出路。所以說漆藝生產是一個綠色生產行為,它與當下的生態設計思潮是不謀而合的;把漆藝提到“當代生產”的立場與高度,漆藝才是多量的漆藝,多量的漆藝才是普及的漆藝。
       拓福相信,也大膽設想:未來的世界空間一定是漆藝消費的詩學空間。只有真正走進民眾消費的漆藝,才是正宗的漆藝。不可否認,當代漆藝的研究必須要轉向漆藝文化整體生態研究,即研究漆藝生產與消費的生態、造物與空間的生態、詩學與美學的生態以及大漆的能源與環境生態。沒有漆藝的整體生態研究,漆藝就不會健康地行走;沒有漆藝的理論研究,漆藝也不會健康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 拓福認為,在探尋新材料、新能源、新科學、新技術的當代與未來,我們只有讓大漆走進“大生產”、“大消費”與“大文化”,這樣才能不辜負“大漆”的稱謂。也只有“大生產”才是多量的漆藝、民眾的漆藝,否則就是精英的漆藝;只有“大消費”才是普及的漆藝,否則只能是架上的漆藝與私人的漆藝;只有“大文化”才是富有詩意的漆藝與非物質文化的漆藝,否則只是純物質性的漆藝。 
       簡言之,拓福愿意并決心做文藝復興的啟蒙者,做工藝美術運動的發起者,做文化產業的示范者。我們將立足大漆之本,以生態生產、生態消費、生態文化的“大漆藝生態觀”為理念,關注生活的大漆,做民用的大漆。拓福堅信,中國漆藝一定能夠獲得重生與復興,并大放漆彩,照亮人類的生活。
林云
拓福集團有限公司 董事長
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
版權所有?拓福集團有限公司  友情鏈接  您是第254177位訪客
微乐河北麻将安卓版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元月三号推荐数推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 河内五分彩平台有吗 急速赛车app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5 今天晚3d试机号 基金配资比例 快乐10分助手 手机版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